南京市六合区中小学生社会实践基地欢迎您
 

军训记

 二维码 72

六合高级中学 高一(3)  陈子悦


稍息、立正。

弹指间,八日即逝。

八天前,我们还是偶尔碰面低头无视擦肩而过的陌生人;

八天后,我们却是无话不谈分别之时依依不舍的好朋友。

也许是这几天气温太高,烈日太焦灼,“生人”都变“熟人”了!

休息时盘腿而坐,虽有树荫庇护,仍如蝉儿一般耐不住闷热与沉默。“哎,你是4班的吧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也许是闷得脑子供不上血,我毫不客气地问旁边的女生。“啊?我叫阿雯唉,你呢?”“KK。”然后我们从天南聊到地北,从天文聊到地理,于是日渐熟络起来。有时在教官的训斥下也乖乖闭了嘴,默听风与知了的吟唱。虽然沉默地坐着,但知道身边并不孤单。

   阿雯特有喜感,挑一挑眉都是我们所喜闻乐见的。她说鬼故事都像是在讲笑话。新晨说:“真对得起那么幽默的一张脸,以后要真找不着工作还可以去当喜剧演员呢!”

   休息是我们最大的企盼便是听阿雯说恶心笑话。最后明明喝水都觉得反胃,却仍忍不住求她——“有没有了?再讲一个啊~~”

   八日匆匆。

   其实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”也未必。

   “掉皮掉肉不掉队,流血流汗不流泪。”领导在闭营式上如是说。其实也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罢了。若未亲身经历,谁又能体会军人生活之辛苦枯燥。正是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    每一天的艰苦训练都是从三个“可怕”的字眼开始——站军姿。一声口令“调整军姿!”令人毛骨悚然,并且每天加长站立时间。刚开始还能勉强忍受,到后来每一秒都是煎熬。在诅咒教官无数次和默念“怎么还没到时间啊!!啊?~”无数次后终于倦乏了,后来干脆连想想都嫌累。汗珠一颗一颗在脸颊上滑动、滚落。燥热难耐,几乎窒息。我觉得近乎绝望了:“教官不会忘了我们,不顾我们死活了吧!!”“再坚持一下下吧,别人跟我都一样的嘛,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~第一个倒下去很丢脸。”我要使出杀手锏了——背书!!(虽然是从别人那里学过来的)从诗到词再到古文。终于我痛苦背书的思路被一声响亮的福音般的口令打断:“原地踏步——走!”膝盖根本就弯不了了,还默默感激教官大发慈悲。一问时间才知道,原来我们足足站了半小时。

   回家路上阿冰说,其实也不是很累啦,想想看教官当年训练是肯定比我们现在苦多了。我想了想也对,也就不再埋怨了。想人所想理解之上嘛。

  八天的时间里,我们变黑了,袖口领口处像斑马一样黑白分明,但我们正立的身躯更加挺拔。

  八天的时间里,我们变瘦了,但我们的目光中少了些许稚气,增添了几分成熟稳重,坚定不移。

折平衣角,墨绿色的军服凝成炎炎烈日下一抹轻快荫凉的温度。

拉上衣橱门,恍若封印了一段痛并快乐的时光,英气犹存。那是流年里璀璨群星之中的一颗,耀出照亮人生之路的光芒。

  我们的行囊里又多了两样——自信与恒心。背上它,以梦为马,我们又将启程。